华锐风电无偿受让神州慧能30%股权

  3月5日,华锐风电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锐风电)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与神州慧能(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神州慧能)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0元价格收购其所持有的神州汇能售电有限公司30%股权。

  公告显示,本次交易源于神州慧能售电公司2018年的年度净利润未能完成与华锐风电签订的《出资合作协议书》所约定的利润条款,经双方友好协商决定,华锐风电以交易价格为0元的方式,获得神州慧能所持有的神州汇能售电有限公司30%股权。

  至此,这宗看似无偿转让的交易,又将曾经在资本市场上风光无限,仅用3年就做到了中国第一、世界第三的产业地位,却又在一年内“跌落神坛”甚至一度濒临退市的昔日千亿风电巨头——华锐风电,再次拉进了大众视野。

  1、高楼起高楼塌

  华锐风电成立于2006年2月,是我国第一批随着国家新能源产业而发展壮大起来的风电设备制造企业之一。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其中大重成套出资3000万,占股30%,新能华起、方海生惠、东方现代、西藏新盟4家机构各出资1750万元,各占股17.5%。

  值得注意的是,西藏新盟和东方现代这两家机构的董事长和法人代表——尉文渊,他是上交所的创立者之一,也是中国资本市场教父级别的大佬,而东方现代背后还有另一位能人——阚治东,他是中国本土最负盛名的风投机构之一深创投的创始人。

  有了这两大中国顶级的资本大佬的参与,华锐风电可谓“一出生就赢在了起跑线上”。此后的故事便众所周知了,搭上了国家大力发展新能源产业的“顺风车”,到2008年,华锐风电已经以22%的份额排名行业老大,并且其营业收入、净利润两项指标分别比当时被挤到行业第二的金风科技高出20%和65%,在手订单总量更是金风的3倍。

  这本来是一个产业与资本双赢的“甜蜜故事”,鲜花、掌声和赞誉纷沓而至,但很快,故事的剧情陡然直下,并超出所有人的想像。

  2011年上市成为华锐风电发展的分水岭,上市当年,华锐风电不仅未能延续此前净利润猛增的势头,反倒是下降为5.99亿元,同比下滑达79.03%。2012年、2013年,华锐风电的净利为-5.83亿元、-37.64亿元。

  实际上,华锐风电的劫数是从自曝家丑开始的。2013年3月6日晚间,华锐风电发布公告称经自查发现,公司2011年度财报存在会计差错,引起证监会调查。随后不到一周的时间内,董事长韩俊良辞去董事长职务。此后,华锐风电开始遭遇“解约门”、高层出逃、股票造假等风波。此外,股价更是从90元/股到数次跌破1元/股,甚至一度濒临退市。

  2、多重举措以自救

  面对退市危机,华锐风电曾在2014年卖资产自救。

  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华锐风电进行了一次重大债务重组和出售应收账款,获得近13亿元的营业外收入,2014年华锐风电盈利约8000万元。在此之前,2012年-2013年,其已连续两年巨亏,面临退市风险。但在2014年扭亏之后,华锐风电在2015年-2016年再次陷入亏损泥潭,分别亏损约为44亿元、31亿元,但是2017年净利润为1.15亿元,扭亏为盈。

  令人遗憾的是,其业绩“起色”的背后是新主人的出现及再次卖资产。

  根据华锐风电财报显示,大连华锐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大连重工机电设备成套有限公司对华锐风电的赔偿、转让子公司股权等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影响金额为7.8亿元。

  但只有这些仅能为华锐风电“止血”,怎样恢复“造血功能”以谋重生是摆在华锐风电面前的最大问题。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正在兴起的海上风电正好可以助华锐风电一臂之力,彼时华锐的掌舵人徐东福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为此,华锐风电计划以海上风电为切入口重振往日雄风。

  与此同时,华锐风电还将目光投向了风电运维和数字化方向。在风电运维领域,华锐风电成立了专门的运维子公司——锐源风能技术有限公司,在积极为客户提供质保服务的同时开拓后运维服务市场。在数字化的道路上,华锐风电建立了大数据平台,并基于大数据平台和借助于互联网+的模式,开发了智慧风场和智慧风机的众多产品。

  不可否认的是,虽然目前华锐风电已经转亏为盈,但其仍然面临重重困难,除了历史遗留问题之外,还面临着重建市场信誉、加速业务回款、处置闲置资产等问题。不过“春天”已经来临,我们不能低估一颗曾经的王者之心。纵昔日荣光不再,但壮心不死。华锐风电“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也未可知。

关键词:区块链,华锐风电

主办单位: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  网站运营:北京中电创智科技有限公司    国网信通亿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销售热线:400-007-1585
项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传真:010-58689040 投稿邮箱:yaoguisheng@bangladeshinovels.com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140522号 京ICP备14013100号 京公安备11010602010147号

华锐风电无偿受让神州慧能30%股权

作者:冯优  发布时间:2019-03-08   来源:华夏能源网

  3月5日,华锐风电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锐风电)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与神州慧能(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神州慧能)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0元价格收购其所持有的神州汇能售电有限公司30%股权。

  公告显示,本次交易源于神州慧能售电公司2018年的年度净利润未能完成与华锐风电签订的《出资合作协议书》所约定的利润条款,经双方友好协商决定,华锐风电以交易价格为0元的方式,获得神州慧能所持有的神州汇能售电有限公司30%股权。

  至此,这宗看似无偿转让的交易,又将曾经在资本市场上风光无限,仅用3年就做到了中国第一、世界第三的产业地位,却又在一年内“跌落神坛”甚至一度濒临退市的昔日千亿风电巨头——华锐风电,再次拉进了大众视野。

  1、高楼起高楼塌

  华锐风电成立于2006年2月,是我国第一批随着国家新能源产业而发展壮大起来的风电设备制造企业之一。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其中大重成套出资3000万,占股30%,新能华起、方海生惠、东方现代、西藏新盟4家机构各出资1750万元,各占股17.5%。

  值得注意的是,西藏新盟和东方现代这两家机构的董事长和法人代表——尉文渊,他是上交所的创立者之一,也是中国资本市场教父级别的大佬,而东方现代背后还有另一位能人——阚治东,他是中国本土最负盛名的风投机构之一深创投的创始人。

  有了这两大中国顶级的资本大佬的参与,华锐风电可谓“一出生就赢在了起跑线上”。此后的故事便众所周知了,搭上了国家大力发展新能源产业的“顺风车”,到2008年,华锐风电已经以22%的份额排名行业老大,并且其营业收入、净利润两项指标分别比当时被挤到行业第二的金风科技高出20%和65%,在手订单总量更是金风的3倍。

  这本来是一个产业与资本双赢的“甜蜜故事”,鲜花、掌声和赞誉纷沓而至,但很快,故事的剧情陡然直下,并超出所有人的想像。

  2011年上市成为华锐风电发展的分水岭,上市当年,华锐风电不仅未能延续此前净利润猛增的势头,反倒是下降为5.99亿元,同比下滑达79.03%。2012年、2013年,华锐风电的净利为-5.83亿元、-37.64亿元。

  实际上,华锐风电的劫数是从自曝家丑开始的。2013年3月6日晚间,华锐风电发布公告称经自查发现,公司2011年度财报存在会计差错,引起证监会调查。随后不到一周的时间内,董事长韩俊良辞去董事长职务。此后,华锐风电开始遭遇“解约门”、高层出逃、股票造假等风波。此外,股价更是从90元/股到数次跌破1元/股,甚至一度濒临退市。

  2、多重举措以自救

  面对退市危机,华锐风电曾在2014年卖资产自救。

  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华锐风电进行了一次重大债务重组和出售应收账款,获得近13亿元的营业外收入,2014年华锐风电盈利约8000万元。在此之前,2012年-2013年,其已连续两年巨亏,面临退市风险。但在2014年扭亏之后,华锐风电在2015年-2016年再次陷入亏损泥潭,分别亏损约为44亿元、31亿元,但是2017年净利润为1.15亿元,扭亏为盈。

  令人遗憾的是,其业绩“起色”的背后是新主人的出现及再次卖资产。

  根据华锐风电财报显示,大连华锐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大连重工机电设备成套有限公司对华锐风电的赔偿、转让子公司股权等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影响金额为7.8亿元。

  但只有这些仅能为华锐风电“止血”,怎样恢复“造血功能”以谋重生是摆在华锐风电面前的最大问题。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正在兴起的海上风电正好可以助华锐风电一臂之力,彼时华锐的掌舵人徐东福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为此,华锐风电计划以海上风电为切入口重振往日雄风。

  与此同时,华锐风电还将目光投向了风电运维和数字化方向。在风电运维领域,华锐风电成立了专门的运维子公司——锐源风能技术有限公司,在积极为客户提供质保服务的同时开拓后运维服务市场。在数字化的道路上,华锐风电建立了大数据平台,并基于大数据平台和借助于互联网+的模式,开发了智慧风场和智慧风机的众多产品。

  不可否认的是,虽然目前华锐风电已经转亏为盈,但其仍然面临重重困难,除了历史遗留问题之外,还面临着重建市场信誉、加速业务回款、处置闲置资产等问题。不过“春天”已经来临,我们不能低估一颗曾经的王者之心。纵昔日荣光不再,但壮心不死。华锐风电“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也未可知。

      关键词:电力,华锐风电